毒啾啾

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咪(^◇^)!

夏日十题

写得贼烂
大腿肉贼难吃
在攒荒的碎片之后就攒咸鱼王的碎片
一些语法错误欢迎来说


01.“不愧是ssr,真是精力旺盛。”

七月的天,很热。
荒川带着一群水产组的式神霸占了寮里唯一的池塘,化为水濑的他浮在水面上,手里还抱着从椒图那里抢来的贝壳。
金鱼姬在旁边跟她的金鱼互相吐泡泡玩,不愧是小孩子,这么无聊的游戏都能玩得这么起劲,荒川心想。
……果然,还是想搞事啊。

“收起你搞事的欲望。这是姑姑煮的荞麦面,说是用来解暑再合适不过了。”荒迈着他的大长腿走到池边,手上端着好几碗荞麦面和蘸料,戳穿了某咸鱼内心的小九九。
“啊,荞麦面!要吃要吃,姑姑最好了!”金鱼姬一听就连忙蹦出水面,小短腿拼命地往上掂,挥舞着手里的小扇子也只能够到荒的腰部。
荒只好弯腰递上一碗荞麦面,转手给椒图送上一碗,换上了对方一句谢谢。小姑娘们心满意足地坐在池边,津津有味地吃起了手里的荞麦面。
“可惜爷爷和坊主爷爷去式神委派了,大人真是辛苦呢。”金鱼姬慢悠悠地说一句,平日里就属两位老人宠着金鱼姬,不计较她口无遮拦的性子,所以小姑娘也时常念叨两位爷爷。
“也不知道是谁耍着性子不去,导致爷爷一把年纪了还要顶着烈日出去委派。”化为人形的荒川笔直走出池塘,无视发出不满的金鱼姬。脖子留下的水珠划过锁骨,流向微微张开的衣领里。看得荒一阵口干舌燥,刚想问对方要不要吃荞麦面,哪想对方看都没看他一眼就走过了。
“啊啦啊啦,大事不好了。”一直暗中观察的烟烟罗笑着看荒追了上去,最后迎上了金鱼姬和椒图不明所以的眼神。

“还在为昨天的事情闹别扭吗?”荒快步追上,认真地盯着恋人垂下的尾巴。
“吾没有。”
“抱歉,我也不知道她会那么热情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就被前面的荒川扯住了衣领子,对方义正严辞(咬牙切齿)地又说一遍:“吾,没,有!”说完哼地一声松开了牵制住的领子,但是粉红的耳尖和摇晃的尾巴还是出卖了他。
“我下次再也不答应阿妈站街招揽生意那种出卖色相的活儿,原谅我好不好?”荒上前揽住对方的身子,暧昧地用鼻尖去蹭对方敏感的耳朵,利用身高的优势很好地把对方圈了起来。
“…下不为例。”荒川抬眼看着对方完美的俊脸,耳尖传来的触感很快使下身燥热起来,一想到昨天难得的欢爱因为自己的别扭没有进行,就主动迎上了荒凑近的唇,在走廊里拥吻了起来。
换做平日里,大家此刻都躲在自己的屋内避暑,而不巧今日大天狗带着狐崽崽出去买绵绵冰,回来就看到这少儿不宜的一面。大天狗以最快的速度重新给崽崽戴上面具,并握紧手里的扇子。
“羽刃暴风———”

听到声响的神乐赶过来的时候看到了瘫在地上的水濑,准备带着狐崽崽逃离灾难现场的大天狗以及气急败坏的男模荒。
还有,惨不忍睹的走廊。
“狗子你有本事到时候别哭着喊我升六星啦!!!——”小小的神乐握紧小拳头,中气十足地冲着大天狗的背影喊道,并已经暗自决定了一定把他的极品针女四件套扒下来孝敬姑姑。
“不愧是ssr,真是精力旺盛呢。”随后赶来的八百比丘尼笑着说,却让在场的双荒听得心里发虚。

评论(4)

热度(38)